用41歲的生命踐行初心誓言 ——追記勞累過度因公殉職的廣西天峨縣當明村黨支部書記王澤應

時間:2019年08月22日 信息來源:廣西天峨縣委宣傳部 作者:黃元松 韋蘇倪 牙桂秧 點擊: 【字體:

一聲聲呼喚,一陣陣哭聲,劃破寂靜的山村。7月2日中午2時45分,天峨縣向陽鎮當明村父老鄉親噙著眼淚從四面八方涌向八坪屯,他們冒著綿綿細雨趕去送別勞累過度、因公殉職的原村黨支部書記王澤應最后一程。

用41歲的生命踐行初心誓言

王澤應(中一)生前入戶核對扶貧信息

當明村是“十三”規劃精準扶貧整村推進貧困村,村委會駐地距向陽鎮集鎮16公里,全村10個自然屯16個村民小組,339戶1487人。“有女不嫁當明村,當明挑水上天門。白天走的黃泥路,晚上挨點煤油燈。”流行于天峨縣向陽鎮當明村的這首歌謠,唱出了過去當地群眾的貧困與無奈。

“澤應這孩子命苦,小時候家里經常斷糧,日子全靠鄰居節濟呢!”王澤應的叔叔王紹松噙著眼淚說,這孩子心善,從小就曉得知恩圖報,立志長大后要帶領全村過好日子呢!

懷揣初心,年少的王澤應啟動了他漫長的追夢之旅。

高中畢業后,王澤應回到老家一邊做代課老師,一邊發動家人和周邊群眾面向市場需求,大力發展種養業,成了村里有口皆碑的好青年。

2011年,當明村群眾選舉村兩委班子成員。王澤應當選當明村民委員會副主任。 

“任職期間我要改寫我們的歌謠,改善基礎設施建設,把每天都當成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來過,力爭實現讓全村父老鄉親脫貧過上好日子的初心!”履職之初,王澤應在村組干部大會上表明了他的初心誓言。 

“我身體不好,爸媽也老了,兒子還小,一家人全指望你,你還是不當這個村干部了吧!”

“群眾這樣信任我,我就有責任帶領大家致富。咱不能光顧自家發展呀!”是夜,夫婦徹夜難眠,王澤應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。

此后,王澤應如同脫了韁繩的野馬,早出晚歸,有時中心工作忙的時候,家人很少見他一面。

“澤應有文化,腦子活,人勤快,白天跟我們入戶工作,晚上加班寫報告、做報表,很少顧得上家里農活……”追憶與王澤應生前工作的點點滴滴,村委副主任陶光賢禁不住泣不成聲。

“澤應2016年初擔任村黨支書兼村委會主任以來,為鞏固脫貧成效終日奔波忙碌,他這是為全村群眾累倒的呀!”與王澤應生前并肩工作6個年頭的掛村干部陳仁生噙著眼淚接過話茬說。

納房屯群眾沒有忘記,過去他們出行走的是晴天塵土飛揚、雨天積水成塘的泥巴路,如今走的硬化水泥路,全是黨支書王澤應生前幫爭取來的呢!

太平山屯、井貢屯、全里屯的群眾沒有忘記,又是黨支書王澤應生前上下奔走,修通了6公路遠的水泥路,結束了村民祖祖輩輩的行路難!

喝上干凈清涼的自來水、踏上筆直寬敞水泥路的八坪屯33戶群眾時刻想念生前為他們掏心掏肺的王澤應。他們說,他們共享的這些“陽光雨露”全是王書記爭取來的呢!

“這娃是好人呀,這么好的人怎么說走就走呢!”提起王澤應,頭發花白的全里屯農村老黨員韋業書欲語淚先流。  

老人說,他家原本居住在用木棒支撐的茅草房,下雨時房頂到處滴水無法睡覺。2014年8月的一天,王澤應登門幫他申請危房改造指標。建房期間,王澤應還主動為韋業書聯系民工建房,還請車為他拉石砂、水泥、鋼筋等。

“澤應跟我非親非故,他待我比親生兒子還親!”韋業書老人感慨萬千。

駐村第一書記韋雄健用哽咽的話語告訴筆者:“王書記是勞累過度而走的。每天清晨六點不到,他就來到辦公室工作。一天清晨我從村部辦公樓經過,看見他辦公室亮著燈,以為是頭天晚上忘了關燈,進去一看,才發現是他在辦公。”

“他太累了……”回憶與王澤應共事的點點滴滴,韋雄健眼淚直流。

6月30日上午,在金城江剛培訓結束的王澤應火速趕回向陽鎮參加緊急工作會議。次日早上天剛亮就趕往村委會組織召開村組干部會議,傳達部署工作。會后,他入戶做群眾工作、到納房屯丈量農戶因路塌方損毀實際面積。爾后,陪同縣領導登門開展“七一”走訪慰問困難黨員活動。

大約中午2點10分,疲憊不堪的王澤應騎著摩托車緩緩地趕回家。

剛進家門,王澤應一直冒冷汗,呼吸困難。他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對勁,就一邊撥打120急救電話,一邊叫鄰居用摩托車送他去醫院。       

不幸的是,摩托車剛剛駛離王澤應家不到10分鐘,一前一后護送他的人看到他的身體出現異樣。很快,摩托車遇上從醫院趕來的救護車。

盡管護士們奮力搶救,可是王澤應已無生命跡象。醫生結論:突發心肌梗塞。

資料顯示,這幾年當明村農村安全飲用水、硬化道路、人居環境等得到保障,村容村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圓滿實現“十一有一低于”,2016年實現整村脫貧摘帽。

“我村有了大變化,條件不比城里差。家家享用水電路,人人臉上樂開花。”撫今追昔,當地歌手改寫了過去的歌謠。

當明人清楚地看到,王澤應因整日為村務忙碌,自家經濟發展卻“落伍”了。

在王澤應的家中,簡陋的房屋,簡陋的家具,看不到一件象樣的物品。

雖然這幾年當明村集體經濟逐步好轉,但王澤應從不動財務上一分錢,沒有一張借條,每天辦公用的小車或摩托車油費,全是自己掏。

“爸爸太忙了,去年的除夕夜,好不容易全家準備吃團圓飯,爸爸突然接到一個兩戶村民鬧糾紛的電話又出門了,一直調解到晚上10點多鐘團圓飯都熱了五次才回家。爸爸答應過明年一家人好好過個年,但這一天永遠不再來了。”王澤應的兒子王國典哽咽著說。

王澤應66歲的母親因摔傷右手腕關節脫臼損傷,妻子的甲狀腺病情日益加重急需住院治療。因為缺錢,王澤應生前一次又一次耽誤了妻子和母親的最佳治療期,帶著終生的遺憾離開了人世。 


( 編輯:何松績 )

我有話說

31选7今天中奖号码大